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海南岛偷窥记
海南岛偷窥记
第一话

在十四岁那年的夏季学假,母亲到大陆的海南岛去接洽一宗生意,便也顺便带我到那儿度假并探望
亲戚。

本来预订好酒店,然而母亲的那位堂哥说什麽都要我们住他家。母亲见他如此的好客,也就不再推
辞了。也因为如此,我才有机会「干」了这位堂叔的二女儿苗苗姐姐。(请参阅《海南岛的姐姐》)

这天,是一个夏雨後的晚上,清晰的夜空,明净像洗过一般,几点疏星正默默伴着一轮凉月;午夜
一点多了,苗苗姐姐还没回来,不会又是加班到早上吧着在屋内待得闷慌了,体内的慾火弄的我全身热
血滚滚,於是便外出到後庭院里溜荡、纳一纳凉。

我毫无目地走跟随着地上的影子打转着,突然听到细细的怪声,有如狗喝水般地,啧啧有声。我不
由惊疑地停下脚步,静待待地聚精会神细听着。

「哼…哼…快活死了!亲…心肝…我…我要…你再重些嘛…」只听到模糊断断续续的妇女微叫声。

是後方一座木屋旁的房里传来的。跟随着而来是一阵阵扰人心眩的吱吱格格床震摇动的声音。只听
妇女的唤叫声更加急促…

我感到惊诧并极为兴奋。看看四周除了自己的影子外,静寂得无一人畜,便急忙提起脚趾,静悄悄
地跨越出矮庭墙,绕到那房间的窗外。它的窗帘并没完全地拉好,我张眼一窥,在昏黄灯罩之下,一对
年轻夫妇俩人正在里边翻云覆雨,享受着性爱的乐趣。

想不到在这异地竟有机会偷看到别人在干这档事。我用一只眼,凝神聚视地穿过窗帘缝中,只见室
中灯光昏暗,年轻的太太赤裸着身仰卧在床,而丈夫也一丝不挂地立近床沿,掀起了夫人的两条白腿,
正在那里云情雨意。他使出全身精力地抽送了数十次,跟着伏在太太的身上,一连接了几个吻。

当他们兴致正浓时,站在外面的我早已是脑袋浑麻,裤子里顶的高高的,甚至还有点湿。

「心肝爱人,让我看一看你的宝贝行吗着」他一面亲吻、一面渴望年轻太太答应他的要求。

「死人头,穴是给你干的,有什麽好看的呢着」他的太太在他肩上轻轻一拍,骚骚地说道。

丈夫笑嘻嘻的蹲坐了起来,把她的白嫩嫩的身躯一转移,下体对着床边的台灯。在灯光的直射下,
年轻的丈夫把那阴唇仔细端详,那太太更是把双腿分得开开地,连站在外面的我,也见得一清二楚;她
那儿黑漆漆一撮毛儿,中间一条红缝隙,好不迷人呀!

那男的忽然张开了嘴,把舌尖伸到她阴唇中间,一阵乱舔乱擦。不用说,他的太太自然是骚痒难当,
身躯扭曲得像条白蛇,就连站在窗外的我,也感觉得垂涎欲滴,似乎尝到那又甜又辣、即酸即咸的爱液,
恨不得冲进去分他一杯羹。

那太太被他先生舔得死去活来的,只见缝中流出一波波白色的浓水出来。过了一阵,她实在是痒到
无法忍受了,忙放声哀求要他将鸡巴插进去。那男的兴奋非常,挺身一插,全根尽没,并用尽力劲抽送。
他的太太则哼哼不停地呻吟哀鸣起来。

「对!你大声哭叫吧!我要再弄的你更痛、更爽!」他笑着说。

「唷,你真插死我了…啊…啊啊啊…」他太太果然大叫起来,而年轻的先生亦是更卖力的抽送。

只见他连连抽送了一百多回,我这时再也站不住了,掏出下面坚硬直挺的阴茎,也随着他们的节奏
抽送…

就在我享受在这似幻又非梦间,突然,只感触到耳根被高高扭起,惊痛得我差点儿就尖喊了出来。
我恐惧地回头一瞧,竟是苗苗姐姐。原来她在回家後不见了我,便外出来瞧一瞧,竟把我给捉个正着。

苗苗扭着我耳朵,一步一步地把我给拉了回去。我难受地跟着她走回庭院中。

「不要脸,小小年龄便偷窥人家小俩口情热。人家旺财哥嫂俩可是好人家,你可别对他们动歪脑筋
啊!」苗苗姐姐嘟起嘴,一边走回我房间、一边微声说着。

「嗯,姐…别吃醋啦!人家就是见你久久不回,耐不住慾念,才出来透透气的。我可不是有意偷窥
人家的,这都要怪你回得这麽完啦!快给我嘛,人家都等不及了…」我撒娇地从後面搂抱着她,上下其
身地在她耳边哼道。

经过刚才的窥望,我的热血早已翻来覆去,心神难安,那阴茎也老早高高挺起,久不复原,老想着
要好好地干一干了。

那晚,我一连干了苗苗姐四回合,她那小浪屄几乎都让我肏跨了…

--------------------------------------------------------------------------------

第二话

第二天,虽然我的龟头还有些麻,但满脑子里尽是想着昨晚那一幕活春宫,一再地勃起的大老二使
得我难过异常。

我已经从苗苗姐姐那儿大慨知道旺财夫妇的事。原来张旺财是个采珠农,在一带的水域为政府收采
珍珠。今年初刚结婚,和他的妻子买了这位於堂叔家後面的一栋木房子。

张旺财是个粗鲁乌黑的男子,满脸土气,然而他那娇嫩的太太,却生得花容玉貌,眉如山,眼如水,
全身白晰晰的。唉,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啊!

我知道旺财每天早上六点左右就出门,得到傍晚上七点才回来。白天就只有他的妻子自个儿在家。
这三天来,我都一直藉故到她家去,一碰见就叫她旺财嫂早、旺财嫂好,还常常讲些笑话把她逗得很开
心,还跟她一起耕耘着屋旁空地里种植的蔬菜。

我辛苦所做的一切,无非藉机亲近她,母亲他们还以为我想接近大自然,所以才天天到田园帮忙。
她还鼓励我呢!而一到了晚上,我就跑去想看他们上演好戏,然而在那之後,几天来他们却一早就睡了,
什麽动静都没有!

幸好这几天跟旺财嫂在一起时,往往有机会窥望到她傲人的身材,由其是她在田园里弯身除理蔬菜
的幼苗时,那一对勉强被她超小胸罩半遮蔽的大奶奶,老呈现於我眼里,看得我好不兴奋啊!

这天下午,充满了热浪的气息。旺财嫂和我就像往常般;她为田园浇灌肥料,而我则只蹲在园地一
旁除草,实为找机会窥视她的身驱。突然「啊」的一声,旺财嫂不小心一滑,整个人掉躺在那刚洒满粪
便的肥料堆里。我见出了状况,赶紧冲了过去扶她,却也滑了一下,整个人扑到在旺财嫂身旁,成了个
「泥人」。

当我俩互相扶着爬起身时,全身又脏又臭。旺财嫂拉着我小心缓慢地走出田园後,便马上把我带到
屋後的浴房里,握起水勺的木柄,便马上往我身上倒去,为我清洗沾在身子上的污秽物。

「得赶快把这些肥料给清洗乾净,免得全身臭味,那会弄得你妈妈和你堂叔们不高兴,怪罪於我的
…」旺财嫂紧张兮兮地哀叹道。

我点了点头…

「来!快把身上的上衣和长裤都脱下,让旺财嫂用这肥皂为你摩擦身子,不然那臭味是清不掉的。」
她一边用手拿起香皂、一边说道。

我正求之不得呢,还没三两下就把身上的衣裤都除去,赤裸裸「现」在她眼前。

「啊!你没穿内裤啊!我…我不晓得…只为了洗衣裤…看它脏了…所以…所以…我不是要你…不是
故意…要你脱光光…我…我…」她惊诧地直望着我下身,有点儿语无伦次地颤声说着。

「旺财嫂,你怎麽啦着不是说要快些为我清洗吗着不洗了吗!」我装着没一回事,故意地问着。

「嗯…我还以为…你还是个孩子,没想到…你…你…那儿…你…已经是个大孩子了!」她羞红着脸
微声说道。

「我都十四岁了,本来就是个大孩子了!」我提高声量说着。

「可是…哇!你…你的那…那儿…好…好大啊!」旺财嫂又往我下体一瞄,缓缓地说着。

「大才好嘛!不是吗着」我不知从那里来的勇气,竟然说出这种话。

旺财嫂也不只该点头、又或是摇头,只呆在那哑口无言。

「哈秋」我故意的打了一个喷嚏,然後说着:「来,旺财嫂,你也快把身上所有的衣物除下,咱俩
快把身上的脏物清洗乾净,在呆下去的话,不但臭味薰天,还要感冒了呢!」

她此时才眨了眨眼,站起身来,缓慢地把自己身上的衣物脱下,只留着那包不住一对大奶奶的小乳
罩和一条「阿婆」型的大内裤。

旺财嫂要我坐在一个小竹凳,自己则蹲在我身旁,然後用肥皂为我轻轻地抹着身躯,只见她似乎都
不敢瞧着我一眼。然而,我的一双色迷迷的淫眼,此时正打量着她的全身。当眼光扫射回到她那双巨乳
前,我还兴奋地凝望着、欣赏着那深深的乳沟。在她那被水洒弄湿的乳罩前,似隐似现地看到她的乳蒂
粒,似乎硬挺挺地印贴在乳罩上。

血气方刚的我,可不是柳下惠,见了这个光景,自然慾火上升,不可遏止,大老儿顿时膨胀到了极
点,热血充沛地高高立起。旺财嫂此时也好像把理智抛到一旁,竟公然地用着右手,套着我的肉棒,上
上下下地以肥皂沫滑摇弄着,令得我似乎全身软化,爽意自脚地直冲上脑子里,嘴里不禁微声呻吟起来


「旺财嫂嫂,我的好姐姐,我…我…能让我看一看…你那雪白的奶奶吗着我实在熬不住了…求求你
旺财嫂,只…就只一眼…」我用一种幼稚的哀鸣声恳求着她。

「这…这……」她深锁着骄眉,苦思了一阵。

只见旺财嫂在这时站起了身,往浴房门走去。我开始为自己的急促及沉不住气而生了悔意。然而,
她到了门口,只向外瞧了瞧,然後便又把它关好,并上了锁…

她回过头来望了望,然後胸膛朝外,背向着我,慢慢地用手脱了她的胸罩,让它掉落在地,其後又
拉下那大内裤。只见她一手交叉地掩护在巨乳前,另一手则摆在阴户上,然後缓慢地转过身来。

旺财嫂的小手臂根本就无法把她两颗大奶遮蔽,下体丰盛的阴毛也尽露於我眼中。她那双媚眼,似
有意无意的朝我笑了笑,但又有些含羞地低下了头,然後将身子坐落在浴房的地板上。

忽然地,她把双手摊开,掌心按压在地板上。旺财嫂白晰晰的大奶奶便呈现於我眼前。她的两脚也
微微地越张越开,使那阴户、阴毛显露无遗。她长着大媚眼凝望着我,似乎在告诉我要瞧就瞧个够吧!

没一会儿,她竟然用右手去抚摸着阴户,自己看了一会儿,便以中指捻扣及戳插了起来。只见她微
微闭起了眼睛,好似奇痒难耐地,叹起气、呻吟起来。

我一看此种情景,迫不及待地马上冲了过去,以自己较为粗长的手指取代旺财嫂那细嫩玉指,直伸
入她那已经润湿的阴户里去戳扣。

「旺财嫂,舒服吗着」我问着。

她什麽也没说,只闭着眼,微微点头,然後又「嗯嗯」发出淫浪的微叹声,身子也像泥鳅般地,在
我怀里滑动摇晃着。

在扭摆中,旺财嫂圆滑肥嫩的屁股把我的龟头给压得、并摩擦得肿胀疼痛。我受不了了,我猛力地
将她的的大腿略抬,然後以阴户压放在我老二上,肉棒却滑在阴唇旁,旺财嫂便用手握引着我的阳具,
顺利地插了进去那滑爽的阴道肉壁间。

「啊!我那个空虚的阴户,已被你的鸡巴塞得满满地,正结结实实地顶住我子宫了!阿庆啊…你动
动嘛!摇一摇好吗着」旺财嫂哀鸣着。

「我当然会动啦!而且要动得你求饶呢!」我狠狠地回道。

我一手搂着旺财嫂的臀部,一手抱着她的颈子,猛烈左右地摇摆、上下地抽插,连地面上的水片也
引发起阵阵的小漩涡。我那粗大的鸡巴虽偶尔不小心地抽了出来,然而旺财嫂却很微巧地不慌不忙用手
握紧龟头,引导它钻回她的嫩穴中去。有时她还甚至会淘气地拍了拍那热红的龟头,似乎怪它不听话,
老溜出来喘口气。

「啊!给我…阿庆弟弟…用力啊!噢…噢…对…就是这样!啊…好…好爽,爽死姐姐了!嗯…嗯嗯
嗯…快…快…」旺财嫂大声叫喊着。

鸡巴每一插都全根到底。此刻的旺财嫂真是如鱼得水那般的兴奋。老二送进那阴户中时,她便奇痒
难耐,奋力地挺起屁股、扭腰摆身,似乎想让肉棒穿入到底,直通肚肠里去。女人就是女人,到了此时
後,她所祈求的,便是男人的恩赐。

「嗯!好痛…痛…不…不…别停下来,加速…要快…快…千万不能慢下…我…我很需要…对…好阿
庆…用力…啊…啊啊…啊啊啊…」旺财嫂淫乐的愈加大声地浪叫着。

我也奋不顾身地狂飙猛插,努力地喂饱她;抽抽送送,又拉又戳。我的手也没闲着,不停地抚压着
那对大乳房,并时不时地硬推它到嘴唇边,又舔又咬,弄的她奶头硬硬突立起来,身躯随着我俩的震动
而颤颤地波抖着。

「阿庆,我真的很痛快,好刺激、好爽…唔唔唔…」她几乎哭出来。

旺财嫂的心似已提到了喉咙口,一阵阵从下部穴儿所引发的快感,猛令她射洒出一波波的涛涛淫水。
这滋味就是人生的乐趣,可不是人人都能达到的极乐享受啊!

看着她如此极大的反应,我也兴奋得支持不了多久,忽然感觉全身肌肉收缩,双腿伸直,龟头一紧,
一股热烘的浓浓精液,从龟头眼缝中急迫地喷射而出。这出精的滋味真是太美了,尤其是泄在女人的子
宫里,更具另一番滋味…

--------------------------------------------------------------------------------

第三话

出精之後,我的鸡巴并不因此而软弱起来。没过一刻,在旺财嫂用嘴舌舔净我的精液时,竟然反而
更为地雄壮膨立起来,想来是它食未知味,还想再尝一次那淫荡荡的爽爽滋味。

「阿庆,我们再到床上玩一玩好吗着」旺财嫂把自己和我冲洗乾净之後,竟然主动建议着。看来她
也一直主意着我那蠢蠢欲动的大肉肠。

我开了门,转身双手一提,将她抱起,然後快步地到她房间里,将她扔到床上去。哈!我终於也能
在当晚窥视她和丈夫做爱的大床上,和她好好地干一干…

旺财嫂这时把自己的身体横躺着,双眼盯着我,吐出香舌在那润湿的唇边打转着。我仔细瞧看,她
那丰满的身段,曲线毕露;整个身体,隐约的分出两种颜色;自胸脯到大腿之间,皮肤都白皙皙地,极
为柔嫩,在那颈子和大腿下稍微粉黄色想对下,更为雪白动人。

她胸前一对挺实的乳房,随着她紧张的呼吸,而不断地起浮着。乳上两粒暗中透红的乳头,更是艳
丽,使我极为陶醉、迷惑。再看她细细的腰身及平滑的小腹,连一点疤痕都没有。

旺财嫂的腰身以下,逐渐宽肥。两胯之间,现出一片片赤黑的阴毛,而毛丛间的阴户高高地突起,
一道鲜红的小缝,从中而分,更是令我着迷。整个神经又收紧了起来,奋不急待地冲上去,像条饥渴已
久的野豹。没有一分钟休息地,伏身狂吻着、狂啜着那肥嫩的阴唇。

我的双手也毫不客气的,自她大腿、小腹、缓慢游上那最令人销魂的双峰上,展开搜索,摸抚。

在我巧妙的舌功调弄之下,旺财嫂那略显深红的大阴唇,如今已是油光发亮了。我便用手去拨开她
那两片阴唇,只见里面出现了那若隐若现的小洞天,洞口还流着香味扑鼻的淫水。我一见,便毫不考虑
的低下了头去,吸吻着那阴核,同时将舌尖猛然地伸进那小洞里去舔啜。

我愈舔的狂烈,旺财嫂的身体更为颤得厉害。

「阿庆啊,别再折磨老娘了,我真的受不了,快插进去,我…好痒…。难受死了…快干我…快…」
她最後竟然呻吟起来,并哀声地求着。

我於是也不再等待,深深吐出一口气,双膝翻入她的双腿内,把她的双腿分的开开地,然後用双手
支撑着身子,挺着火热的大鸡巴,对准了那桃源穴洞,轻轻以龟头触磨着外阴唇。旺财嫂一感觉到,便
连忙伸出她的右手,握着我的鸡巴,指引着它到缝隙之间。我神色一聚,屁股一沉,整个龟头就推塞进
阴户中。

这时的旺财嫂,红红脸蛋儿出现了无限的满意,水汪汪的眼中流露出得意的笑容,屁股开始地不停
的扭转着。

我一见如此,更是喜不自胜,屁股猛然用力一沉,把五寸多的大鸡巴一直送到她花心内。由於刚才
是在浴室中的地板做爱,不够舒适的关系,没有很尽兴。现在的我,如旱地猛虎,奋力直戳插。我只感
到大鸡巴在阴到壁内被缩夹得好痛快,龟头亦被淫水浸的好舒服。

我将旺财嫂的双腿高架在肩被上,挥动大鸡巴,在小穴里「滋滋」一次又一次地全根尽没又抽出。
就这样大鸡巴一进一出…

果然,这姿势诚如黄色影碟上所示;女的阴户大开,阴道提高,而鸡巴便可以次次送到花心底端。
同时我能蹲跪着,往下了视两人性器官抽插的情形,更大大提高我的情慾.

我清楚地看着大鸡巴抽出时,旺财嫂的小穴也跟着带着阴唇肉外翻,分外好看。再插入时,又将这
片的屄肉纳入穴内里。这一进一出,一翻一缩,颇为有趣,看得我慾火更旺,抽插速度也跟着加快。由
於刚刚才泄了一次,所以这次的抽插更是耐久。

「卜滋…卜滋…」抽插一快,那穴内的淫水被大鸡巴的碰击,发出美妙的合击交响声。

「好弟弟…亲弟弟,插得我…痛快极了。阿庆,加油,冲…冲啊!哎呀,我要上天了…快用力顶…
唔…我…要…出…来…喔…喔喔喔…」这时的旺财嫂也感神魂颠倒,大声浪叫着。

果然,我的龟头被她那火烫的淫水浇的好不舒服,这是多麽美,长了这麽大,第一次尝到如此多的
淫液包含着,更领略了性交的极乐。

旺财嫂的淫精一洒出後,我便将她的双腿放下,伏下了身,乾燥嘴唇吻向着她的润湿香唇,同时右
手按在她的双乳上探索、并撩弄着她的硬奶头。但我的老二并未闲下,还是在运送着,感触着那无限享
乐;大鸡巴将她的小穴塞得满满地。

我的嘴将她的香唇封得紧紧的。她吐出了香舌,迎接我的热吻,并钻入我口腔内玩弄。她扭动着的
身体,也在适应着我双手的抚摸。在此同时,旺财嫂还紧紧地缩收着她的阴道,配合着我大鸡巴的抽送。

这一回的战火,更为凶猛,火势烧的更是剧烈。我越抽越快,越插越勇,旺财嫂则是又哼又叫,又
爽又舒服。

「啊!美…太美了!没想到人生有如此美的境界…竟然被我达到了!。

快活死了…阿庆…你太厉害了…小小年龄…给我的…居然会如此地完美…插…插啊!把小穴穴插穿
也没关系…我太快活了…真的…太美…太美了」旺财嫂活像一只发春的母老虎,大声浪喊着,魂飞上九
霄,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我就有如一只饿狼,饿不择食,用尽了全身力量,疯狂抽戳。这时後的她,双眼一翻,全身一颤,
一股又一股火热热的阴精又再次喷射而出,而我那胀得发紫的龟头被淫精一洒,全身起了一阵冷颤,小
腹一紧,丹田内一股热呼呼的精子,像喷泉似的,又全射到她的子宫内。

「呼…呼…呼…」

房间内回响着我俩的深呼吸声,然後静静的互相拥抱着,享受着这射精後的片刻美感乐意。看来我
会是越来越喜欢上这海南岛之旅的…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