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妻如奴
我妻如奴
(一)

我和妻子是在大学里认识的,当时她是隔壁财经系的系花,其实说她是校花也不为过,她很漂亮,外表娇美文
静,身材高挑性感,气质也是一流,被我们学校的男生视为梦中情人,我第一眼看到她时,就已经认定她将是我今
生的所爱。

经过不懈努力和坚持,击败了无数竞争和挑战,我最後终於打动了伊人的芳心,赢得美人归。当然我的条件也
不差,我自认也算得上高大英武、相貌英俊,不但是校篮球队的主力後卫,学习成绩在系里也是名列前茅,当时我
们在学校被誉为是金童玉女的一对。

大学里的几年里,我和妻子一起渡过的恋爱时光不但浪漫温馨,也充满了年青人的激情和憧憬,在毕业前夕的
一个夜晚,妻子向我献出了她的处子之身,我们最後相拥着许下一生的誓言。

我们都以优异的成绩从就读的名牌大学毕业之後,妻子进入一家国有大银行工作,我最初也是供职於一家知名
的跨国外资企业,随後我们携手步入婚姻的殿堂,婚後的第二年我们有了可爱的女儿,但後来我不甘於日复一日的
枯燥工作,选择了自己创业,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朋友合开了一家公司。

创业的道路确实艰难,我也曾怀疑过自已辞掉丰厚收入的工作而选择创业是否正确,但妻子给了我最大的支持,
她不但把家里照顾得井井有条,让我没有後顾之忧,在我创业初期,为了支持我,她拿出全部的积蓄并向父母借贷,
在我遇到挫折时不断鼓励我、安慰我,并为我的事四处奔走,那时我觉得她就是上天派下界的美丽天使,得到她是
我一生的幸运。

妻子的支持和鼓励给了我信心和勇气,我在生意场上锐意进取,渐渐地一帆风顺起来,公司的业务节节攀高,
我的事业稳步前进,而妻子以她出色的业务能力得到升职,担任了分行的主管,渐渐长大的女儿也是聪明机灵,是
个令人爱不释手的小家伙,我的生活充满了阳光。但一次意外的航班延误,却改变了我的整个生活。

那是十月份的一天,我因为公司的事情要去一趟广州,一家人吃完晚饭後,妻子开着车带女儿送我去机场。自
从我公司的业务打入广州的市场後,我一个月里就常常有十几天呆在那边,妻子为此也曾埋怨过我,但最後还是理
解的支持了我,那天一切都很正常,我和妻子深情地拥别,抱着女儿舍不得放下,最後看看航班时间差不多了才进
入安检通道。

可进入候机厅後,左等右等都没有通知上机,我坐的是晚9点的飞机,一直等到10点过,机场突然通知因为
飞机故障无法排除,该次航班取消的广播,航空公司派了个经理一个劲地向乘客道歉,并安排乘客当晚在机场酒店
住宿,转签明早8点的航班,我转签了机票,心想与其在机场住一晚,不如回家明早再来。

於是我就出了机场,打的往家里赶去。从机场到家大约要二十多分钟,车上我本想给妻子打个电话,後来想何
不给她一个惊喜,便打消了念头,只是没想到最後没惊到妻子,倒是惊到了我自己。

很快,计程车到了社区门口,我下车付了钱,抬头看家里的窗户,黑漆漆没有灯光,心想难道妻子和女儿这麽
早就睡了?打开家门,家里一切如常,东西的摆放和晚上我们离开时一模一样,只是静悄悄的没有人。

奇怪了,妻子和女儿去哪里了,不会是从机场回来时出事了吧?我很担心,先打了妻子电话,传来对方关机的
资讯;又打了丈母娘家的电话,老岳母接的电话,告诉我妻子晚上把女儿送来就走了,样子还很匆忙。

岳母接着问我:「你不是去广州出差了吗?」我推说马上要上飞机了,想女儿就打个电话,岳母说女儿睡了,
要不要叫醒她?我说不用了,又和岳母说了一些家常话才挂断。

放下电话时我心里阴沉沉的,从岳母说的时间来看,妻子出了机场就送女儿去了娘家,然後离开却又没有回家,
还关了手机,她究竟到哪里去了?

我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思索良久,把自己回来动过的东西重新摆好,起身出了家门。我拎着行李箱来到社区会所,
点了一倍咖啡,要了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下,这个位置可以清晰地看到我家单元和社区的入口,我一边抽着烟一边注
视着社区大门。

我等了一个多小时,几乎抽完了一包烟,才看见妻子的红色马自达轿车驶进社区,看看时间已经快12点钟了,
正是我航班快要落地的时间。妻子停好车,一个人下来上了楼,不一会儿家里亮起了灯光,我拿出手机,拨了家里
电话,妻子很快就接了。

「你到了?那边冷不冷?」妻子还像以前一样对我嘘寒问暖。

「还行。小家伙呢?」我问道。

「她一回来就睡了,可乖呢!」妻子笑着说。

「嗯,你干什麽呢?」我心里嘿嘿冷笑,接着问道。

「还能干嘛,一晚上都在家看电视呗!现在的电视真无聊,看得我都困了,要不是等你的电话,我都睡了。」

「嗯,那你早点睡,我挂了。」

「你也是,在那边注意身体,别太拼了,回来前给我打个电话。」

我挂断电话後,心里一阵一阵发凉,妻子对我说谎了,我们彼此之间一直都很坦诚,我信任她,她也信任我,
我印象里她从来没对我说过半句谎言,可今天晚上的事她在对我说谎,这是为什麽?她送我去了机场,接着马上把
女儿送到娘家,一直到快12点才回家,中间相隔了近三个小时,她这段时间又去了哪里?

我起身出了会所,没有回家,而是拿着行李漫无目的走上大街,一边走一边想妻子近来有什麽反常,想了很久,
也走了很久,却想不出任何蛛丝马迹。我在家里时,她每天都是准时上下班,没有异常的电话和短信,在床上我们
也很和谐很亲热,并没有激情减退的情况发生。後来我感觉走累了,抬头正好看见一间小旅馆,就一身疲惫的住了
进去。

第二天,我仍然一早去了广州,妻子的事我决定回来再说。在广州的几天,我一直心神恍惚,心里总想着那晚
的事,其间妻子和我通了几次电话,她在电话里对我的关心依然如故,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真的找不到任何理
由怀疑她。

在广州呆了一个多星期,我按计划回了北京,妻子带着女儿来机场接我,接着去王府井吃饭,随後又去电影院
陪女儿看了新出的动画片《功夫熊猫》,小家伙一直笑声不断,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晚上回到家女儿很快就睡了,
妻子先进浴室洗了。

我洗完澡後进入卧室,只见妻子换了一身透明的薄纱睡衣等着我,里面全是空的,美妙的身材几乎是赤裸着展
现在我眼前,丰满浑圆的乳房和双腿间黑亮的耻毛都展露无遗,我的慾火一下上来了,一下抱住她倒在床上,急切
地用双手扯开她的睡衣。

妻子的柔情像以往那样令我沉醉,我们彼此吻着对方,我的手摸着她丰满坚实的乳房,挑逗着乳尖上两颗可爱
红嫩的蓓蕾。妻子很快就喘息连连,拉着我的手放进她的双腿中间,我摸到她已经湿透了的阴户,滑腻腻的淫水沾
满了我的手指,我忍不住埋头亲吻妻子的乳房,嘴唇顺着那雪白丰软的乳球一直吻到她的腹部。

妻子的小腹柔滑平坦,看不到半点赘肉,纤细的腰肢柔美动人,如果不是肚脐下有一道淡淡的浅白色刀痕,很
难让人相信她是有过生育的女人。那是妻子生女儿时破腹产留下的痕迹,可在我眼中,这道刀痕却是如此的美丽,
我可爱的小天使就是由这里来到人世的。

妻子被我的吻弄得躁动不安,喘着气说:「别……别弄了,好痒……」

我却没有一点停止的意思,反而用手分开她的双腿,埋首於她敏感湿润的肉穴中,用嘴吮吸她阴唇和阴蒂,用
舌头舔弄她的阴道口。妻子的呻吟声更大了,一双修长的美腿紧夹住我的头,双手抓着我的头发,腰臀不停地扭动
抽搐,没多久她就喘息着高潮了。

我从妻子的胯间抬起头,嘴里全是她淫水的味道,她的屁股下面也浸湿了一

大块,我把她的双腿架上肩,坚硬已久的阴茎「噗滋」一声插进她的阴道,妻子微皱着眉头呻吟了一声,我顶
着她的下身就抽送起来。

妻子的阴道又湿又热,嫩滑的阴肉紧夹着我的肉棒磨蹭,滋味舒爽无比。我喘着粗气快速地抽动着阴茎,不时
低下头去吻她的嘴,妻子的情绪也被我调动起来,双手抓住我的胳膊,成熟丰腴的身体像蛇一样在我身下不停扭动。

她哼叫着的呻吟声更是柔媚动人,让我热血沸腾,我的动作越来越快,最後终於忍不住狠狠顶进她的阴道深处,
哆嗦着射出精液。妻子在那一刻也发出忘情的呻吟,整个人在我身下不停地抽搐,双手死死抱着我的脖子,双腿用
力夹紧我的腰,我感到她的阴道也在一阵一阵的剧烈抽缩,像一张小嘴似的吸吮着我的龟头,直到我射精结束,她
的阴道里仍是颤动不止。

云收雨歇之後,我和妻子相拥着躺在床上聊天,说着说着我突然又想起那晚的事。我望着怀里的妻子,她已经
是年过三十的人了,但她白皙丰腴又修长的胴体依然性感迷人,娇美的容颜丝毫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迹,相比年轻时
的青涩,反而多出了一分成熟的韵味,这样的女人确实是任何男人的恩物,相信没有人能抵挡她的诱惑,但她现在
还是只属於我一个人吗?

我被这个问题折磨得心神不宁,好几次我都想开口直接问她,但不知道为什麽,我没有问出口。

接下来的日子我暗暗留意着妻子的表现,但两个多月下来也没发现她有什麽不正常的地方,想来还是我多心了
吧!可就在我要放下心来时,又一件事情发生了。

那天快下班时,我在公司接到妻子的电话,她告诉我晚上有工作要加班,让我去接女儿,我问她要加班到几点,
我去接她,她说不定时候弄完,让我回家,不用等她了。

我放下电话後,不知为什麽总觉得不对,打电话给父母,让他们去接女儿,接着我驾车去了妻子工作的那座银
行大楼,我把车停在一处小巷口,从这里能远远看见银行大楼的正门和停车场出口。

下班的时间到了,熙熙攘攘的人流涌出大楼,人走得差不多了,也没见妻子出来,可能她真的要加班吧!我正
在为自己的多疑好笑时,突然看见妻子走出了大楼,她站在街边左右观望着,好像在等待什麽,我心里顿时一沉;
又过了一会儿,只见妻子的红色马自达从地下停车场驶出,停在她的身边,妻子打开门坐了进去,车子马上向前方
驶出。

我连忙发动汽车跟了上去,刚才妻子的车开出来时,我隐约看见一个男人坐在驾驶座上,穿得好像也是银行的
工作制服,但那人的面目我没看清楚。这时我的心里又酸又痛,看着前面的妻子的车就想撞上去,但我明白现在不
是冲动的时候,毕竟我还没有确实的证据。

我怕妻子认出我的车,就远远的吊在後面,中间隔了两三辆车,哪知那人开车很快,几下就冲过了几条街区,
我最後没能跟住,被一个红灯拦了下来。

我垂头丧气的回到家,灯也不开,一个人坐在黑漆漆的客厅里,感觉自己的整颗心彷佛都被人给掏空了。自个
打开冰箱,将里面的十几罐啤酒全拿了出来,一口接一口的喝着,啤酒喝完了,又喝红酒,不一会酒劲上来了,感
觉天旋地转的,就这样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等我在醒来时已经是深夜了,我被移到了床上,透过门缝,我看见妻子在客厅里忙碌着,我喝醉後吐了一身一
地,脏衣服已经被换下来了,身上也被擦乾净了。妻子听到我醒来,连忙进来了,给我倒了杯水又拿来醒酒药让我
吃下,责怪的说:「看我不在家,你喝那麽多干吗?这样很伤身体的。」

我没有说话,看着她为我忙忙碌碌的样子,我一下了有些心酸,最後推说公司里的事情有些不顺,心情不好就
喝多了。妻子依偎着我说公司的事不要紧,那些都是身外物,要注意身体,又说我和女儿才是她最重要的,说完又
去收拾客厅

了。看到她忙碌的身影,我真不知怎麽问她。

自从那次後,不知道妻子是不是觉察到了什麽,她对我更加的关怀备至,每天下了班都是早早回家,做好我爱
吃的饭菜等我,把我穿的衣服洗净熨好,一到休息日就拉着我和女儿出去游玩。

我保持不动声色的样子,和妻子在一起时都尽量表现得正常,我不想打草惊蛇,我要查出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从那天所见,我知道这个人应该是她的同事。

我也暗里托人查了一下妻子工作的银行,但没有什麽收获,想想也是,这种偷情的事,当事人都会加倍小心,
如果他们掩饰得好,旁人很难察觉。

经过几天的深思熟虑後,我告诉妻子下个星期要去广州,可能要半个多月,随後我开始照自己的计划安排,吸
取上次跟丢了车子的教训,我找了个藉口开出妻子的车,到汽车公司安装了一个GPS定位装置,随後我又在离家
不远的一个酒店订了个房间,又租了一辆轿车,跟着我去买了摄影机、望远镜、数码相机等等。

等到了走的那天,妻子像往常一样送我去机场,和她一分开,我就径直出了机场,住进租好的酒店。那个房间
的位置是我专门挑选的,从视窗可以完全监视我家社区的出入口,还能看见我家的阳台。

接下来的几天,我白天开着车跟踪妻子上班,晚上也用望远镜观察家里的情况。但让我失望的是,妻子的行踪
非常规律,每天早上上班,下了班就接女儿回家,便不再出门,偶尔出去不是逛商场就是看望两边的父母。

一个星期下来,我抓不到任何的线索,但我不能就此断定她没有问题,我已经知道那个人可能是妻子的同事,
她在办公室里的情况我并不能监视。就在我几乎要放弃时,事情又有了转折。

那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守在妻子单位门口,下班後妻子的车没有开往女儿学校的方向,而是往城西驶去,我开
着车跟着她,只见她的车七拐八转的,最後在一个健身俱乐部停了下来,不久一个高大帅气小伙子从楼上下来,钻
进她车里,我从车窗玻璃看到,那小子坐进车里时,还亲了一下妻子的脸。

我按压着心中的怒火,开着车一直跟着他们到了一家高档酒店,远远看到两人从车上下来,那男的搂着我妻子
的腰走进酒店大门,其间那小子不时低下头在妻子耳边说什麽,还用手拍打她的屁股,妻子好像很高兴,时不时地
伸手去拧那男人的脸。

我等他们走进了酒店,也将车开进停车场,停在妻子的车旁边,接着拿出电话,拨了妻子的号码。手机铃声响
了一会儿,妻子接通了,我装作语气平和的问道:「下班了吗?在干什麽呢?」

「哦,逛街呢!想买条裙子。」妻子的声音有些不自然。

「小家伙呢?」

「我让我爸去接她了,她昨天就吵着要去姥姥家,我一会儿也要过去。」

「是吗?爸妈身体还好吧?」

「好的,他们还叨念着你呢,你什麽时候回来?」

「大概还要几天。你一个人在家辛苦了。」

「没什麽。回来前记得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嗯,那没事我先挂了。」

我挂了电话,刚才妻子的手机里很安静,不时有悠扬的音乐声,我想他们不是在房间里就是在餐厅。我拿出事
先准备的帽子和墨镜戴上,进入了酒店,走到二楼的西餐厅,果然听见刚才的那种乐曲,我快步溜进餐厅,寻了一
个偏僻有阴影的位置坐下,开始四处张望。

餐厅的服务小姐一脸警惕的走了过来,确实,我刚才的动作有些鬼祟了,还带着不合时宜的大帽子和墨镜。这
时我已经发现妻子的身影,她和那个男人坐在不远处靠窗的位置上,和我之间隔着一道花帘,两人一副有说有笑的
样子。

「先生,要点餐吗?」长得很不错的服务小姐态度冷冰冰的。

「给我一份单人套餐。」我也没好气地回答她,摘掉了帽子和墨镜,这两样东西在这个环境实在太碍眼了,继
续戴着只怕更惹人注意。想想真是好笑,奸夫

淫妇正大光明的打情骂俏,捉奸的丈夫反而偷偷摸摸。

我开始细细的打量着妻子,她今天的打扮真是异常耀眼,一身合体的鹅黄色MeriDow女士套装,短裙
下修长笔直的美腿包裹着诱人的肉色丝袜,脚上一双与衣服配色的Burberry高跟鞋,虽然坐着也能让人感
觉到她高挑美好的身材,黑亮的秀发高高盘在头上,美丽的脸上化着淡妆,高雅端庄的气质自然散发出来,令人不
由自主地瞩目。

我又盯着那个男人看起来,这个人的年纪不大,感觉二十多岁的样子,人长得白白净净、帅气逼人。我看着看
着总觉得他有些面熟,突然脑中灵光一现,我终於想起这个人是谁了。

这个叫涛的男孩是妻子同一间银行的下属,年龄比妻子小好几岁,才从学校毕业没几年。有一次我陪妻子参加
她们同事的聚会,曾和这小子见过一面,那时他还冲着我「峰哥、峰哥」的叫个不停,後来有一段时间常常听妻子
提起他,说他很能干、很讨人喜欢,当时我也没在意,再後来就听不到妻子说他了。

我此时只觉得一股热血直望脑门冲,就想拎个酒瓶冲上去,但我还是强制忍住了心中的怒火。我拿出数码相机,
关掉闪光灯,因为那边的服务小姐一直用不善的目光盯着我,我只能用一只手作掩饰,把相机放在桌子下偷偷的对
着妻子拍照。

拍照过程中,我又发现了一件让我揪心的事,桌子下面那小子不断用腿在妻子的腿上磨蹭,开始妻子还躲了躲,
後来就不动了,那小子乾脆把一只脚放进妻子的两腿中间,膝盖紧贴着妻子的大腿内侧,後来他的一只手也放到了
桌子下,搭在妻子的大腿上来回抚摸。

我心里又气又苦,妻子那双修长圆润的美腿一向是她最吸引我的部位之一,她的腿确实很漂亮,腿型优美挺直,
比例匀称,丝毫不输於专业的腿模,妻子也因为这一点,尤其喜欢穿裙子、丝袜和高跟鞋,这个习惯就是在冬天也
不更改。

然而现在,曾经是我专美的那双美腿却掌握在另一个男人的手里,我觉得自己胸口憋得难受之极。

到这时我已经无心拍下去了,起身付帐出了餐厅,独自一人坐在酒店大堂的角落里暗暗思索,自己接下来到底
该怎麽做?进去揭穿他们,和妻子摊牌,然後离婚;还是装作不知道,多给妻子关怀,慢慢挽回她的心,我想了半
天也没有结论。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看见妻子和那小子从餐厅出来了,那小子一只手搂着妻子的腰,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不过我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确实有让女人喜欢的资本,不但相貌英俊,身板也是高大强壮,看上去至少有一米八五
的样子,妻子一米七的身高,又穿着高跟鞋,可挨在他身边还是给人一副小鸟依人的感觉。

两人缓步走向酒店的电梯,妻子的步伐有些发紧,好像很紧张的样子,我知道他们一定事先订好房间了。我看
着他们的电梯向上升去,最後显示停在了12楼,我以前曾在这里招待过客户,知道12楼是这家酒店最好的豪华
套间楼层,我这时已经彷佛看到妻子和那男人相拥着倒在柔软的席梦思上,妻子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被剥离,最後
妻子赤裸着躺在男人的身下扭动呻吟。

我忍耐不住心中的愤怒,也上了12楼,我不知道他们订的是哪间房,向楼层服务员询问时,服务员用很礼貌
很敬业的态度对我说:「对不起!先生,我们不能透露客人的资讯。」

我只好又下了楼,想从总台那里套取一点资讯,同样被酒店人员礼貌地拒绝了。这时我已经快要疯了,我无法
忍受妻子在楼上与人偷欢,自己却在楼下守候这种屈辱,再一次拨打了妻子的电话。

铃声响了很久才接通,妻子有些喘息的声音在手机里响起:「怎麽呢,又打电话来?」

「你现在在哪里?」我很直接问她。

「哦,刚才行里来电话,有些事情,所以又回单位了。」

「是吗?你那里这麽安静。」

「嗯,加班嘛,没几个人,我过会儿再给你打吧!」

「去你妈的!我现在就在XX酒店的大堂,你马上给我下来!」我终於忍不住大吼起来,声音把周围的人都吓
了一跳,连酒店保安都过来了。

我气呼呼的挂了电话,脸色铁青的坐了下来,几个酒店员工远远监视着我,也不过来,也许是被我的神情吓住
了吧!等了几分钟,妻子从电梯里出来了,她脸色苍白,低着头急急走到我面前。

我很想给她一巴掌,可看她惶急胆怯的样子,实在下不了手。从认识到结婚这多年,我就从来没有动过她一根
手指头,连句稍重的话都舍不得说,今天在电话里那样骂她,还是头一次。

「峰,有什麽话,我们回去说,好吗?」妻子用哀求的语调对我说。

「哼,那小子呢?带我上去见他。」我阴沉着脸狠声说。

妻子身子抖了一下,低声说:「你别这样,是我的错,不关他的事,回去你要打要骂,要我做什麽都行。」

我听她这麽说,心里更是愤恨,恶狠狠的说:「我叫你带我上楼去,你带不带?」

「你别在这闹,我求你了,给我留点脸子好吗?」妻子已经低声哭起来。

「给你留脸子,我的脸放哪?你是一定要护着他了?」我的声音高起来,拳头捏得紧紧的,浑身气得发抖。

「你不要生气,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带你上去。」

妻子被我的怒气吓着了,她转身领着我走进电梯,我看着她散开的头发,微显凌乱的衣裙,腿上的丝袜也不见
了,光滑润致的双腿直接露在外面,我心里的怒气一阵阵直往上涌。

妻子领着我到了1226房前,她一用门卡刷开房门,我就冲了进去,可惜里面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没有。豪
华套间很宽敞,房内唯一的双人床乾净整洁,上面的被舖整齐地摆放着,看不出有人睡过的痕迹,一张椅子独零零
的放在房间正中,椅子下堆着一团红色的绳子。

我不甘心的又搜索了卫生间和衣柜,还是一无所获,看来那小子已经溜了。

也是我刚才气糊涂了,以为光盯着电梯人就跑不了,这楼里除了电梯不是还有安全通道嘛,此时的满腔怒火真
是无处宣泄。

我又走到房里细细搜索,妻子关好了门,低着头坐在床上不敢说话。那小子看来跑得很急,连袜子都掉了一只
在床底,妻子的丝袜也掉在床脚,而且我还在床头柜後发现了一只黑皮包,我记得这只皮包是那小子背来的,打开
看时却让我好一阵震惊。

只见皮包里面满满当当的装了二十几只各种式样和尺寸的电动阳具、塑胶按摩棒和跳蛋,以及各种各样的金属
小夹子、很大的塑胶针筒、不知名的药膏、皮鞭、女阴扩张器等等,此外,还有几串被绳子连在一起塑胶球,每串
塑胶球的大小和数量都不相同,那种妇科用的女阴扩张器也有好几种。

我震惊之余看了看妻子,她在我刚才拿到皮包时就很不自在,此时更是一张脸羞红了,完全垂在胸前。我虽然
没有用过这些东西,但多少也知道一点它们的用途,又想起房间正中的椅子和红绳,我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妻子不
单是偷情出轨,而且她还和那小子一起玩这种变态的性游戏。【完】